5400亿硅谷争抢NBA

近日,美国体育商业媒体Front Office Sports报道,NBA正在寻找潜在的流媒体版权商,谷歌、苹果和亚马逊都在竞争之列。

目前,NBA的转播权在有线电视ESPN/ABC和TNT手中,前者背后是迪士尼,后者则属于特纳体育。NBA当前合约总价值240亿美元,为期9年,将于2024年到期。

但这个价格已经不能让NBA满意。根据CNBC在3月的报道,NBA的新转播权合同目标是750亿美元。

从过去NBA达成的转播权合同来看,750亿美元的价格显得极富野心,但当下的体育赛事转播权之争正在发生变化。

此前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的新转播权合同高达1130亿美元,为期11年,拿到转播权的有亚马逊、CBS、ESPN/ABC以及FOX。

其中亚马逊还以每年10亿美元的价格,独揽NFL周四夜晚的比赛转播权,这也是流媒体首次获得NFL的独家赛季直播版权。

今年6月,苹果Apple TV+以25亿美元的价格,拿下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独家流媒体版权,从2023年持续到2031年。这同样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事件:MLS卖给苹果的是一个打包方案,不再拆分场次,长达10年的所有比赛的转播,通通被苹果独占,为此MLS必须终止与其他电视巨头的合作。而且苹果还强调“不锁区”,全球任何地方,只要支持Apple TV+,买了就能看MLS所有比赛。

随着流媒体的用户渗透率不断提高,有线电视的收视率正在不断下滑,转播权协议一签好多年的体育赛事,成了有线电视的“最后一道防线”,而如今一个又一个赛事的版权正在从有线电视手中“溜走”。

流媒体如同嗜血的鲨鱼般冲向体育赛事,有线电视的最后一道防线正面临失守的危险。

线下门票和线上收视是体育赛事热门程度的直接体现。在2021~2022赛季,仅勇士队在总决赛之前的季后赛门票收入就达到了1.03亿美元,总决赛勇士主场和凯尔特人主场的平均票价更是连创新纪录。

根据全球著名市场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的数据,与2021年同期相比,在除总决赛外的74场NBA季后赛比赛中,其平均收视率上升了21%。此外,今年勇士对阵凯尔特人的总决赛,收视份额达到20%,刷新5年来最高纪录。

尼尔森指出,在所有电视体育转播节目当中,NBA吸引球迷观看广告的能力,仅次于北美第一的NFL。

随之而来的是喜人的广告收入,2021~2022赛季,联盟30支球队赞助总收入达到16.4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布的数据,在2021~2022赛季为期两个月的季后赛报道中,迪士尼和特纳体育总计广告收入达到8.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9%,较2019年同期则涨幅高达54%。

迪士尼与特纳体育签下NBA的电视转播权,是在2014年,为期9年,价格240亿美元。

这在当时是一笔不错的买卖,那一年《》的记者在推特上写道:“合同价值几乎是现行合同的3倍。”

最直接的参考就是NFL去年3月价值千亿的新转播合约。获得转播权的除了有线电视CBS、ESPN/ABC、FOX和NBC之外,还有流媒体巨头亚马逊,转播周期11年,1130亿美元,平均每年超过100亿美元。

在此之前,FOX、NBC、CBS三家电视台签下的NFL 9年转播合同,价格不过270亿美元。后来ESPN和DirectTV两家电视台加入,分别以150亿美元和120亿美元签了8年转播协议。即便全部加起来,上个周期NFL的转播权售价也只有540亿美元。

今年9月开始,就有媒体爆出NBA正在寻求签下一份转播合同,期望总价值超过750亿美元,每年超过80亿美元。

根据数据服务商JustWatch最新报告,今年8月的全球流媒体格局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奈飞和亚马逊Prime Video仍然是最受欢迎的两个流媒体平台,市场份额分别是27.3%和24.4%,但是这一数字自今年2月以来有下滑趋势。

在其身后,迪士尼、HBO、苹果的流媒体市场份额都在追赶。迪士尼的流媒体平台Disney+推出三年,已经以18.2%的市场份额成为第三。而同年苹果推出的流媒体服务Apple TV+也稳步增长中,如今市场份额6.2%,已逼近HBO Max。

原创内容成为各家竞争的核心,吸睛又吸金的体育赛事自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最近的一场激烈争夺当属印度板球超级联赛IPL,这个比赛国内观众可能比较陌生,但根据管理方BICC的说法,每个赛季能吸引5亿人观看,此前版权归迪士尼从福克斯收购来的Star India所有(5年转播权,价格25亿美元)。这次迪士尼、亚马逊都参与了竞争,而后亚马逊退出,迪士尼则开出了5年62亿美元的价码。

但出乎意料的是,迪士尼最终只签下了电视转播权,流媒体转播权被印度首富安巴尼的媒体合资企业Viacon 18抢走。

迪士尼旗下的流媒体Hostar有5000万订阅用户,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都来自印度,而其中很大的推动力就是板球比赛。损失IPL,有分析人士表示迪士尼可能难以达到2024年全球用户2.6亿的目标。

参考美国体育媒体CBS Sports全球体育联赛年收入榜单,以2021~2022赛季为单位,根据赛事热度和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NFL占据第一位。

9月16日,2022赛季NFL第一场“周四夜赛”在亚马逊Prime Video独家播出,其体育负责人在一份内部通信中透露,这场直播带来了“Prime会员在美国市场历史注册人数最多的3个小时”,比赛时间里的增长,甚至超过了以往所有的会员日和“黑五”购物节。

除了用户增长之外,NFL还为亚马逊带来了直接的广告收益。亚马逊为赛中的30秒广告标价60万美元,高于福克斯体育去年50万美元的刊例价。据亚马逊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体育赛事所在的亚马逊网络服务、广告、第三方卖家服务和Prime订阅收入646亿美元,超过了产品销售等传统主营业务。

NBA转播权释放在即,对于谷歌、苹果、亚马逊等来说,是必须争取的一块金子,而对于有线电视来说,则是一件快要失守的宝藏。

流媒体如今从有线电视手里抢NBA,就像是二十年前的历史重演,只不过那时有线电视是那个来势汹汹的“新浪潮”,与之相对的是无线年,NBA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长达12年的转播合约到期,那12年是NBC迎来飞跃的黄金年代。20世纪80年代,NBA每年的电视转播收入只有2800万美元,到了1990年,NBC从CBS手里抢走这项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时候,花费了4年6亿美元的价格,之后又以7.5亿美元和16亿美元续约两次。

但是到了2001年,NBC已经为了减少赤字相继丢掉了职棒MLB和橄榄球NFL转播权,它给NBA开出4年13亿美元的合同,但是这一次,迪士尼旗下的付费有线亿美元,远远高过NBC。

NBA选择和NBC分手,正式拥抱付费有线电视,新的转播合同周期从2002年开始。

彼时有线电视正值巅峰,NBA的入局不算早,将赛事转播放在有线电视上这样的大胆举动,也是NFL先于NBA做出的——早在1987年,ESPN就获得了NFL的转播合同,那也是ESPN的重要转折点。

电视转播权的体育电视网,此外还有欧洲顶级足球赛事,一时间在体育赛事直播上无出其右。

也正是在NBA选择ESPN的2001年,美国有线万订户,但互联网的时代终究是来了。世界上最早的网络电视雏形,已经在1996年的美国诞生,名叫Web TV,11年后,DVD租赁公司奈飞正式上线了在线观看服务,开启了流媒体的时代。

刚开始,奈飞处于弱势地位,四处高价买版权:电影,院线撤档一年后才能拿到,网络播放权一次也大概率不会超过两年;电视剧,付费有线电视台的热门剧集版权费不菲,奈飞曾为有线电视台AMC的剧集《广告狂人》网络播放权付出单集100万美元的成本,7季花费7500万美元到1亿美元之间。

有线电视台似乎也没有特别警惕,直到在AMC表现平平的《绝命毒师》在奈飞被捧红,电视台们才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2013年奈飞推出原创剧集《纸牌屋》,正式开启了流媒体转向内容原创的时代,有线电视台们也再难扮演坐享转播收入的角色,转而和流媒体同台竞争,直至自己也推出流媒体平台,企图瓜分市场。

如果说2013年之前是弱势的流媒体1.0时代,那2013年之后就是学会原创的奈飞一家独大的流媒体2.0时代,而随着近几年巨头纷纷入场,华纳的HBO Max、迪士尼的Disney+和Hulu、亚马逊的Prime Video等,流媒体进入了原创竞争白热化的3.0时代。

流媒体平台要增量,就需要更多别人没有的东西,而发展了几十年、培养了两代人甚至三代人收看习惯的顶级体育赛事,就成了最好不要落入竞对手中的存在——能买独家转播权是最好的;如果不能,起码要像亚马逊一样,和几个有线电视台一同享有转播权。

根据消费者研究机构Ampere在美国市场的调查,近四成的美国互联网用户会定期付费收看体育赛事,其中约三分之一更希望通过在线流媒体服务观看直播。

以目前手握NBA转播权的ESPN有线年——正好是ESPN拿下NBA转播权10年之际——其用户数达到顶峰,突破1亿。但过去几年这个数字持续下滑。2021年,ESPN只剩下7600万用户,较上一年又流失了800万。

可以说,抱着750亿美元期待的NBA,如果下一个转播权合同还全都签给有线电视台,才是令人惊讶的怪现象。

晚于美国市场一年,中国NBA的网络转播权将于2025年到期,但相比美国流媒体对NBA转播权的竞相争抢,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新一轮竞标的消息。

2019年夏天,腾讯以5年15亿美元的价格延续“NBA中国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的角色,从2020年到2025年,享有中国地区NBA赛事的独家转播权。

就NBA美国本土的转播权价格来看,这并不算高,前文提到过,二十年前,ESPN从无线电视台NBC手中抢夺NBA的价格,已经达到了6年46亿美元。

要知道2013年新浪与NBA的合作,包含2个赛季的独家转播、点播、原创视频节目、NBA官方微博运营等九大方面,花费不过人民币2~3亿元。

2015年,腾讯抢过NBA转播权,价格陡增到5年5亿美元,到了2019年这次续签,价格又涨了3倍。

等到腾讯在停播几天后重新转播NBA赛事时,情绪犹在,腾讯不得不以选择性转播代替此前的全部转播方案,最初复播时解说台上甚至没有出现任何赞助商的广告。

对于这场风波造成了何种损失,腾讯方面未曾透露。事件发生4个月之后,NBA总裁萧华透露在中国停止转播后

到了2020年,疫情之下NBA又一度停摆,无疑又给腾讯这笔交易的“投入产出比”再添一抹阴云。大概是出于变现焦虑、需要寻求更大的流量池考虑,腾讯体育在2020年7月将NBA版权移交给了腾讯视频。

买下转播权,4年2亿美元,每年约5000万美元。虽然咪咕的联盟通版权只能以付费形式转播赛事,不能像腾讯那样通过免费的比赛场次引流,但打破了腾讯在中国视频网站中独占NBA的局面,大大稀释了后者的转播竞争力。

NBA在北美寻求750亿美元的转播合约,若如其所愿,其转播权的上涨也有可能传导至其他地区。

但如今的情形已经较2019年腾讯豪掷15亿美元时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在“降本增效”的背景下,腾讯是否还愿意和NBA继续“走下去”,怕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1. 界面新闻:《咪咕买下NBA联盟通权益,中国市场版权格局再现双雄之争?》

2.懒熊体育:《让亚马逊Prime会员创下增长历史纪录的,是周四一场体育比赛》

3.智通财经:《板球比赛转播权争夺失利 迪士尼面临2000万订阅用户流失》

5.南方体育:《2002年总决赛末一天 NBA和NBC12年友谊的最后一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