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女性:萨宾妇女如何成罗马城的主体?

王政时期,在罗马城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妇女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萨宾妇女,她们成为了罗马人与萨宾人联合的纽带,避免了

这一时期,罗马人心中理想的女性形象逐渐定型,女性观已经开始萌芽,谦逊温柔、坚强忠贞的女性为社会所称赞。尽管此时罗马妇女得到了社会的尊敬,但同时也受到父权制的压迫,无权参加公民大会,在社会政治生活中难以拥有发言权。

罗马城的建立与女性传说息息相关,再加上早期罗马城邦中男女比例失衡,妇女受到一定程度的重视,这就奠定了罗马社会中尊重女性的传统。但是,随着父权制社会的发展,妇女逐渐沦为男性的附属品。

罗马城的建立与女性的传说联系在一起。维吉尔在史诗《埃涅阿斯纪》中记载,罗马人的祖先是女神维纳斯的儿子埃涅阿斯(Aeneas)。特洛伊城陷落后,维纳斯请求主神朱庇特履行他的诺言,让埃涅阿斯安全到达意大利。

在维纳斯的帮助下,一行人终于在意大利的拉维尼乌姆定居。国王拉丁努斯(Latinus)与他们建立了同盟关系,并把女儿拉维尼娅(Lavinia)许配给埃涅阿斯。后来,埃涅阿斯将两个民族合二为一,田拉丁民族由此形成。

埃涅阿斯的后代在阿尔巴山(Alba)建立了阿尔巴·隆逝城(Longa Alba)王位传至努米特(Numitor)时,其弟阿穆留斯(Amulius)成功篡位并处死了努米特所有的男性后代,只留下侄女丝尔维娅( Sivlia)。

为了防止丝尔维娅生下子嗣对自己的王位构成威胁,阿穆留斯强迫丝尔维娅做了维斯塔贞女祭司,禁止她结婚。但丝尔维娅却产下一对孪生子,即罗穆路斯(Romulus)和勒莫斯(Remus)。

阿穆留斯得知此事后,下令处死了丝尔维娅,并命人将孪生子投入台伯河中。但是台伯河的水位褪去,婴儿得以浮在水而上。后来,附近山上一只饥渴的母狼被孩子们的哭声吸引来,温柔地俯下身来为他们哺乳,舔敌两个孩子,直到一个国王的牧羊人发现了他们。

这位牧民名叫福斯图路斯(Faustulus)。他将孪生子带回了家,交给妻子拉伦提娅(Larenti a)抚养长大。拉伦提娅名声不佳,牧民们称她为“母狼 (Lupa)。后来这个故事被稍加改动:拉伦提娅是十二个孩子的母亲,她收养了罗穆路斯,而她的十二个孩子就是罗马宗教中最初的祭司。

关于拉伦提娅的传说也有多种说法。第一种说法认为,拉伦提娅是位知名的,给罗马城留下许多财富,是罗马城的恩人。

另外一种说法认为,拉伦提娅被马尔斯神庙的守门人当作赌注留在神庙中过夜,战神马尔斯托梦告诉她,清早起来她遇见的第一个男人,无论年轻英俊还是年老丑陋,拉伦提娅都必须与他结合。

而他死后会把财产留给拉伦提娅,拉伦提娅再将这笔财产留给罗马城。罗穆路斯和勒莫斯长大后推翻了阿穆留斯,夺回了王位,建立了罗马城。

为了报答母狼的养育之恩和敬仰之情,建城后,罗穆路斯命人铸造了一尊母狼的塑像供奉于卡比托林神庙,母狼腹下还有两个正在吮吸乳汁的婴儿塑像。罗穆路斯对母狼的感激之情是他对生母丝尔维娅情感的转移,也是对养母拉伦提娅的感恩。

这说明罗马人心中坚信,罗马民族的诞生和罗马城的建立离不开母亲的养育。同时,罗马城的建立时期也是罗马人尊重女性意识的萌芽时期。

在罗马人确立尊重女性意识的方面,萨宾妇女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罗马城初建之时,城内女性居民稀少,男性拉丁移民占多数。在这样男女比重失衡的清况下,无法孕育出足够的子嗣将罗马的繁荣延续下去。

元老们提议罗穆路斯向周边部落派出使者,请求联姻。当时罗马城邦逐渐壮大,罗马人也是好战的民族,其它部落担心自己的力量被削弱,纷纷拒绝联姻。于是罗穆路斯制定了抢夺邻邦妇女的计划。

“罗穆路斯挑选了时间和地点,准备筹备一场尼普顿赛马会(Neptunus Equestris)的庆祝比赛,并以谷物神(Consualia) 的名义将庆典消息散布到周边城市。庆典当天,相当多的人聚集到了罗马城,想要一睹新城的风采。

邻邦的人们都来了。萨宾人也带着全部家眷到来。他们被邀请参观罗马城内簇拥的房屋,并且很惊诧于罗马的快速发展。到了赛会时间,宾客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壮观景象。信号按照预定计划发出,罗马青年从四面八方冲出,许多女子在混乱中被抓走。

庆典被迫终止,被抢夺女孩的父母们向神明诉说罗马人的背叛:那些被劫持的少女们也感到害怕和愤怒。罗穆路斯则走进她们当中,指出是因为她们的父母傲慢的拒绝联姻的请求,事情才会如此发展。

她们在这里将可以过合法的婚姻生活,分享共同财产和公民权利,没有任何事情比孕育儿女更能令人心生愉悦。他恳请少女们放下怨恨,多关注她们身旁的命定之人。创伤总会被爱和情谊抚平;她们会发现她们的丈夫都是慷慨的,他们会尽其所能来弥补妻子离开父母和家乡的损失。”

罗慕路斯给予了萨宾妇女经济和政治权利。因此,虽然是被迫与罗马男子联姻,但是却很快融入了罗马社会中。随后,萨宾妇女又在缓和两个部落的冲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为部落中的女性被强行掳走,所以萨宾人与罗马人之间频繁发生冲突。在一次对垒中,己为的萨宾妇女冲到交战双方中间,对自己的丈夫和父亲说到:

“我们不希望看到女婿和岳父身上沾染彼此的鲜血。不要让你们的后代背负拭亲的恶名,他们既是你们一方的儿女,也是另一方的孙辈。如果你们不满意彼此间的姻亲和我们的婚姻,就把仇恨的矛头指向我们吧。我们才是战争的源头,你们受伤流血也是为了我们。就算我们消失也好过失去丈夫或父亲其中一人。”

萨宾妇女的这番话说明她们己经认同了自己作为罗马子的身份。最后,两个部落间达成了协议:妇女们在本人愿意的情况下可继续与自己的丈夫共同生活,但是在家中除了纺织,不得承担其他重活。

此外还规定,妇女要走在路的内侧;禁止在妇女面前做狠裹的事,否则会被法官起诉。罗马人还为阻止了战争的萨宾妇女制定了新节日—马特罗娜莉亚节(Matronalia)。据说罗慕路斯还用这些妇女的名字给三十个库里亚命名,可见罗马人对萨宾妇女的重视程度。

萨宾妇女对家庭的责任感、对丈夫的爱护,以及她们自身具备的智慧和勤劳,为她们在罗马社会和家庭中都赢得了尊重,从而使罗马人有了尊重妇女的意识。她们对家庭和丈夫的强烈责任感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奠定了王政时期和共和时期罗马人心中理想女性的形象。

罗马赋予萨宾女性的权利体现了罗马对妇女的尊重,这使女性的权利得到了一定的保障。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时的罗马依旧是一个父权制社会,妇女在政治和法律上仍受到歧视和不公。贺拉提娅之死揭示了此时的女性在罗马社会中仍处于劣势地位。

虽然罗马女1女们在家庭和社会中受到尊重,但是古罗马是以父权制为主导的社会,女性处一卜社会的边缘地带,从属于男性。父权制下的家长拥有着绝对的权力,他们不仅能够掌握家庭财产,甚至对子女有着生杀予夺大权。

虽然父权制能够使妇女处在民风淳朴的氛围中,受到男性的保护,但同样使女性只能屈于男性权威之下,难以得到公平对待。公元前7世纪的贺拉提娅事件就能清楚地说明这一点。 当时,罗马与阿尔巴准备用武力解决争端。

双方商议后决定分别派出两对三胞胎决斗。罗马派出贺拉提乌斯三兄弟(Horatii),阿尔巴则派出库坦亚提鸟斯三兄弟(Curiatii)。最后,贺提拉乌斯兄弟中的一个击败了库里亚斯三兄弟,赢得了胜利。

战争结束后,军队返回罗马。贺拉提乌斯带着从库里亚提乌斯三兄弟身上得到的战利品走在军队前面,他的妹妹贺拉提娅在卡培那门(Capena)前迎接他。此前,她己和库里亚提乌斯兄弟中的一人订婚。

当她意识到亲手给未婚夫缝制的战袍搭在自己兄弟肩上时,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哭喊着未婚夫的名字一边指责贺拉提乌斯。贺拉提娅的悲伤激怒了贺拉提乌斯,他拔出剑刺入了她的心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